王戬:论“排除合理怀疑”证明标准的中国意义

“排除合理怀疑”是英美法系刑事证明标准的经典表述,对于我国的案件适用则是一个重要的实践命题。从立法规定看,我国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通过对“确实、充分”加以解释间接地引入了“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使我国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具有了主客观相结合的特征,这对一线办案人员在实践中适用这一标准会产生相当程度的影响和冲击……本文作者王戬,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法学博士。【原文链接】

詹肇成案一审判决书的评注—-唯一认定引诱李昌良作伪证部分

詹律师的案件一审,已经尘埃落定。以下评注,是为了律师合法取证权、为了律师的执业尊严所写。成都市青羊区检察院指控詹律师引诱9名证人作伪证,詹律师和辩护人认为指控均不成立,而青羊区法院最终认定詹律师引诱李昌良1人作伪证成立,而引诱宋作文等其他8人作伪证的证据不足……【原文链接】

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对外担保的效力研究

公司法定代表人不经章程规定的决议机关做出决议或授权,越权签订的对外担保合同并非当然无效。如果债权人为善意,则该担保合同有效;反之,担保合同无效或效力待定。判断债权人是否善意的标准在于债权人是否有义务审查担保人公司的担保决议且实际上是否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本文作者何健,金杜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刑事案件律师调查取证基础技能

不经过调查,案件中很多关键事实无法查明,仅仅在案卷材料里挑毛病,只“破”不“立”,律师的观点难以让司法人员接受。所以,调查取证工作是我们刑事律师的一项必修课,放弃这门课,就意味着你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刑事律师……【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