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照东:刑辩律师要敢于在压力中亮剑

当我们承办一个敏感案件的时候,司法局、律协的领导通常会打个电话,要你注意代理这个案件中对自身的保护。当然,这是善意的。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会提出要求,要求你在公众场合注意自己的言行,要求你不能如何如何,否则将如何如何。律协的约束无形中给我们形成一种压力。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律师协会并没有真正的起到保护律师的作用……【原文链接】

从委屈到“有面儿”,执业20年的资深律师经历了什么?

我是1994年左右入行,最早在山东潍坊的一个县城里执业。那时全国律师不到一万人。当时百分之八九十老百姓都不知道律师是干啥的,尤其是年龄偏大的人。社会对于律师职业的认知还不够准确。记得1994年底,有位60多岁的工人竟然问我:“律师是不是法院的工作人员?”……本文作者杨培国,北京善士律师事务所主任。【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