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律师如何阅读案例才能赢在起跑线上?

虽然我国不是判例法国家,但是先例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因为“同案同判”是必须坚持的原则。在诉讼前的准备中研究对方律师曾经代理过的案例也是不容忽视的一点,从对手打过的官司中总结其诉讼特点和诉讼策略,找到他的弱势,这样才能知己知彼,攻其不备……【原文链接】

个人信息安全有救了!史上最严刑法保护你的私密信息

2017年5月9日,两高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甫一发布,学界、实务届即掀起了讨论的热潮。笔者结合司法实践中长期从事网络犯罪实务研究和电子数据取证的工作实际,谈一谈适用本解释在加强公民个人信息保护应注意解决的几个问题……【原文链接】

涉黑案律师辩护技巧

徐昕按:跟伍雷有过多次合作,非常愉快,最近又接了伍雷/李金星律师就停业一年行政处罚申请复议的大案。伍雷不仅勇敢,而且专业,现从他组织的刑事申诉、涉黑辩护、职务犯罪辩护的律师业务研讨纪录选取部分内容,转发学习……【原文链接】

法院审判阶段,律师“七件事”

法院审判阶段,律师结束了“审前辩护”进入到“兵临城下”的最后决战阶段。律师刑事辩护的主战场虽然在“审前辩护”阶段,但如果此前的“野战”不能有效争取到不立案、不批捕、不起诉,则只能在庭审阶段”巷战“。”巷战“退无可退,要么”死里求生“要么”认罪服输“要么”有条件投降“。法院审判阶段,律师需要”七件事“来尽职辩护……【原文链接】

律师是否有向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核实人证的权利?

2017年5月4日,“律师是否有向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核实人证的权利”研讨会在位于北京CBD商务区的京都律师事务所召开……
【刘桂明:律师向被告人核实人证,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问题?】
田文昌:律师应有权向被告人、嫌疑人核实人证
王敏远:如何理解“核对有关证据”?
张保生:律师应该有怎样的权利?
满运龙:证据制度的核心价值——真、善、效率
张中:从三个层面来谈律师是否有向被告人核实人证的权利
邹佳铭:“律师有无向当事人核对人证的权利”折射出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
梁雅丽:为什么辩护律师有权向当事人核实人证?

首次会见三阶段,经验技巧总结

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除法定三类案件外,第一项重要工作便是会见。第一次会见嫌疑人/被告人意义重大,决定能否取得当事人信任,能否在第一时间了解案件全貌,能否为紧张的后续辩护工作尤其是侦查阶段的辩护奠定有利基础等等。那么,首次会见,该如何进行,结合工作经验,总结如下……本文作者邵明真,山东舜翔(枣庄)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庭审结束后法院通知再次开庭?已违法!

在司法实践中,刑辩律师经常会遇到这种问题:一个案子开完庭,被告人作了最后陈述,过几个月之后,又接到法院再次开庭的通知。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普遍到可能各位都觉得的理所当然,很少有人质疑……本文作者罗天亮,广东海埠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律师开庭时猝死,属于工伤吗?

尽管律师是一个相对特殊的群体,律师事务所也有别于一般的公司,但两者之间毕竟也属于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之间的关系。因此,律师在工作中如果出现意外伤亡,同样属于工伤,应当享受工伤待遇……本文作者戚兆波,北京市天睿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