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理解与适用

2017年4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34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共同会签并正式下发执行。为便于司法实践中正确理解和把握,现就《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的制定背景、重要意义、基本原则和主要内容逐一作出说明……【原文链接】

陈兴良:如何学习刑法?

围绕着如何学习刑法,我想讲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也是我认为在刑法的学习过程中应当注意处理的三个关系。只有把这三个关系处理好,我们才能真正掌握好刑法……【原文链接】

陈兴良:于欢案二审认定防卫是正确的,但防卫是否过当仍有探讨空间!

从制度设计上来看,1997年刑法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可以说是极大的放宽了公民行使正当防卫权的条件,有利于鼓励公民和不法侵害做斗争。但在1997年《刑法》实施以后,关于正当防卫的司法认定并没有如同立法者所期望的那样:有利于公民行使防卫权。事实上,有关司法机关仍然按照传统的司法惯性,正当防卫制度仍然受到明显的压抑。于欢案就是一个十分典型的案例,从这个案件可以清楚地折射出正当防卫的司法认定上的各种问题……【原文链接】

赵秉志谈于欢案的定罪与量刑

于欢案的二审判决以案件事实和证据为依据,以我国刑法的相关规范为准绳,切实贯彻正当防卫的立法宗旨,体现全面保障人权的法治精神,从定罪到量刑均实事求是、合理合法地纠正一审的不当判决,其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并在审判程序上公正、公开,乃至向社会公开庭审活动,真正让人民群众在这起案件审判中感受到了法律的公平正义,使这起案件的审判成为了全社会所共享的法治公开课,从而成为一件典范性的司法裁判……本文作者赵秉志,刑法学家。【原文链接】

于欢案:山东高院二审判决的严重瑕疵与分析(附:山东高院负责人就于欢故意伤害案答记者问)

此案从南方周末的报道,到今天山东高院的宣判,引发无数的关注。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务界,对于欢的行为是否有罪存在非常大的争议,虽然笔者是无罪派,对今天的结果其实也早有预料,但是作为一个法律人,我们更应关注法院判决的说理与论证……本文作者戴剑敏律师。【原文链接】

最高法发布环境资源刑事、民事、行政十大典型案例

6月22日上午10时30分,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10起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刑事、民事、行政典型案例。发布会由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林文学主持,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郑学林、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审判长刘小飞出席了发布会并介绍典型案例相关情况……【原文链接】

“青春损失费,空床费,分手费”有效吗?最高院、省高院给了明确意见

现实生活中可能会存在男女双方同居、恋爱结束或者离婚分手时约定给付对方“感情债”的情形,给付的形式多种多样,可能是现金、协议或欠条,因此发生的纠纷也日益增多,那么,这种“感情债”能得到法律的支持吗?今天,小编就说说常见的“青春损失费”、“分手费”、“空床费”……【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