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兄妹坠楼案:不宜追究兄妹坠亡家长刑责

从过失的角度而言,我们需要确定的是,家长抱着小孩在栏杆边缘行走是不是一个危险行为。如果是,那么家长就有“应当”的注意义务,因为其疏忽大意或者过于自信造成小孩死亡的,当然应该承担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责任。一般而言,家长抱着小孩在栏杆边缘并不会增大小孩掉落的可能性,但会增加掉落所造成的伤害。就本案而言,刑法所要求的罪过,其主要关注点应当是抱小孩行为的危险性,而不是掉落之后可能造成的后果……【原文链接】

不可不察:民法总则制定中的三大疑难问题

民法总则是统领整个民法典并且普遍适用于民商法各个部分的基本规则。作为分则的抽象和概括,民法总则制定过程中涉及众多有争议的理论问题。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宪忠老师在《民法总则制定需处理好的若干重大问题》一文中选取六个重大问题,在梳理不同观点的基础上,从立法和法律适用角度给出立法建议,对民法总则的制定有所助益……【原文链接】

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适用判例7则

其实,在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上述补充规定之前,很多案例已经对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的适用持较为慎重的态度,现选取自《人民司法》、《人民法院案例选》、《人民法院报》七则典型案例均是如此。还要说明的是,为减少阅读字数,编辑时对不影响案例主旨的文字进行了删减,在此对案例编写者致敬、致谢!……【原文链接】

重磅?突发?婚姻法解释二第 24 条也没那么不堪

在有关24条的问题上,最高法院的观点从没有变化过,这一次对于24条的修改,仅仅是在原来24条的基础上增加了两个除外的规定,明确把恶意串通、虚构债务以及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所负债务排除于夫妻共同债务之外,仅此而已。最高法院并没有改变24条从保护债权人角度立方的基本逻辑。这小小的修改,远远谈不上“重磅”、“突发”,仅仅是把司法实践中常见的几个不能作为夫妻共同债务进行处理的除外规定明确而已……本文作者张远航,江苏昊岚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