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罪”为何在中国司法审判中经久不衰?

如果有一天我们任何一个人被抓,认罪都是难免的。认罪,不是你能决定的事项,而是他们想不想让你认罪。认罪,从某一个时代就已经开始,而不是从现在开始。他们要的就是噤若寒蝉,没有质疑之声,法院都判了,你还有啥可说的?一切,需按照他们的宣传要求来,不能有什么差错。庭审本身就是演戏,就会试图演得逼真,但再逼真的戏剧,都是演出来的……本文作者谭敏涛。【原文链接】

法官好不好,律师和当事人的评价最重要 | 美女庭长莫红印象

徐昕按:作为学者和律师,我的风格是批评,很少直接表扬。但今天看到一篇法官的报道,很愿意附议。透过我承办的陶红勇案,我能深深地感受到莫红法官的公正、专业、良知和担当。甚至我向多次向朱明勇律师、何兵教授建议,他们辩护的四川泸州合江前县委书记李波上诉案(我曾为此案涉及的泸州抓五证人案之李梅辩护,一个多月李梅就获得自由),选莫红法官来审理——当然,这需要有当事人挑选法官制度……【原文链接】

审判长批我搞“表演式辩护”

某次开庭中,审判长当庭批评我搞“表演式辩护”,今天我想把这件事说一说,我作为庭审花絮发了几条到微信朋友圈,由于花絮有点多,微信篇幅限制,我就在这里完整再现出来。为了避免对相关各方造成困扰,文中提到的法院、法官、当事人,我不指明真实名称,只描述事情的主要经过,就事论事而已……本文作者吴国阜,福建秋生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原文链接】

“非全日制”学历不能参加司法考试涉嫌违宪

由此可见,《意见》提出的法律职业资格学历条件对我国现行司法考试学历条件作了重大改变,排斥了非全日制高等教育的本科学历人员参加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跟利弊权衡没有关系。本人认为:这是对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的根本否定,而且违反了我国宪法法律的原则与规定,是立法内容的严重倒退。故建议纠正,仍应以原学历条件为宜……本文作者王达连,江苏王达连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何兵:​“法官的心为什么这么狠?”

正是对法律职业会导致心肠变硬的警惕——还有其他理由,多年来,我一直反对由职业法官垄断司法权,主张让普通人民通过陪审,参与司法。让普通人民与职业法官分享司法权,不仅掌握定罪权,还要掌握量刑权,从而让司法融入普通人民的痛苦与欢乐。奈何有人不懂,有人装傻……【原文链接】

恢复高考40年:法律人见证法治进程

对于中国而言,1978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后来被认为转变了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方向;对于中国的法律界而言,1978年是个特殊的年份,恢复高考后进入大学攻读法律的这一届学生,后来高密度地诞生了一大批对中国法治影响深远的人物……【原文链接】

王利明忆高考:“七七级”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1977年恢复高考,不仅改变了众多年轻人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的命运。在法治建设领域,情况也一样。为了纪念这一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重大事件,本报记者特别采访了当年参加高考被录取为北大法律系77级学生、现为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的何勤华,以及被湖北财经学院录取的77级学生、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的王利明教授,听他们讲述那一年的高考故事以及40年来对中国法治建设的亲身感受……【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