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辩律师:西西弗斯般的命运

前些年一心钻研学术,没想到司法现实能有如此不公。如今兼职律师偶尔做几个案子,越来越感受到律师之艰难,尤其是刑辩律师,需要超强的心理素质。我也算经历了一些案件,但还是经常感到绝望,不想做了,一度想金盆洗手,但又不得不克服绝望,砥砺前行,尽微薄之力,救一个算一个。就像西西弗斯,明知石头会滚下来,还要冒着被砸伤的风险,不断将石头推上山……本文作者徐昕。【原文链接】

斯伟江:法律援助全覆盖,能盖住法援多少漏洞?

国家在蛋糕上,洒上全部奶油,当然不是坏事,是好事,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先检查这个蛋糕本身,是否新鲜,是否需要改进,显然,只有把这个奶油蛋糕,放在合适的温度下,才能保鲜;只有公开的监督,才能找到漏洞。坦白说,如果对现有的法援机制,不作改进,那么这些奶油,洒下去,最终或许就顺着蛋糕的漏洞,漏走了,留下了一层淡淡的痕迹,和很多雷声大雨点小的改革一样,套用凯撒的话:我来,我看见,我走了……【原文链接】

法官必须要牢记的9点

假如法官只有一种特质,那就是必需拥有一颗仁爱和体谅之心。无论他的品德和能力如何,一个冷漠无情、没有仁爱之心的法官在法庭内是无容身之地的。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判处别人刑罚更让人备感责任深重的了,这时就需要法官有像所罗门这样的智慧。但除了智慧和拥有无限的令人敬畏的审判权力以外,法官还需要拥有一颗仁爱之心……本文作者爱德华·杰·德维特。【原文链接】

从Scopes案看顶尖律师之间的对决

这场交锋发生在1925年的美国田纳西州,一名高中老师John Scopes因涉嫌违法在课堂上讲授达尔文的进化论而遭到刑事指控。辩护律师Clarence Darrow和控方代表William Bryan见招拆招你来我往:Bryan先发制人,在陪审团的选择上占尽便宜,并设法排除掉了辩方的全部证人和关键证据;Darrow则绝处求生,要求控方代表Bryan本人站上证人席接受交叉质询,巧用诉讼程序实现了目标,让自己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向全国;最后,Darrow又做出了惊人之举–以败为胜,主动请求陪审团判自己的客户有罪……【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