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法工委:办案部门无权限制律师通信权

您在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当事人:“某某律师,我上次给您写的信您是否已经收到了?”律师(一脸茫然状):“啊?什么信?你什么时候给我写的信?我没有收到过你给我写的任何信件!”上述情形,小编已听我所律师多次提到,相信各位律师在执业的过程中也遭遇过类似的状况。在此,小编要欣喜的告诉大家,看守所再也无权以“办案需要”这一毫无说服力的理由来扣留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与辩护律师之间的来往信件……【原文链接】

 
您不让它们乱说话,所以只好…… ​​​​ 尚法为先,权利至上——刑辩巾帼 尚权合伙人常铮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