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昕:占领网络制低点

过去,我曾经有一个梦想,利用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大案公益平台做更多的公益。后来,有人说联盟类似于组党,信息公开联盟不敢做了。如今,流行所谓的互联网+,而我却在做互联网-,大案子项目一个个消失了,已经减得差不多了,现在只剩下大案咨询和大案公众号(mycase)。本文系徐昕在《律师文摘》2015年会上的演讲。【原文链接】

 
毛立新:网络时代的刑辩职业伦理 最高检下发规定:4情形12类人无需羁押(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