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贿罪”与“单位行贿罪”的实务辨识

公司、企业及事业单位的行为主要由自然人实施,造成了与部分行贿罪主体混同的迷雾,给贿赂类违法犯罪行为的准确定性带来一定困惑。本文的目的是区分两罪名的区别,梳理易混淆的高频率类型,提高贿赂型案件定性的准确率……本文作者戴奎,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专业研究中国的反腐问题。【原文链接】

法官喜欢律师在庭审中怎样表现

知己知彼,一名好的律师在代理当事人参加诉讼庭审前,首先要对庭审法官的心态有所了解。这里讲的法官心态,是指通常情况下站在公平立场上审理案件的普通法官的心态,不正常的心态不在此列。了解庭审法官心态,不是说要律师来揣摩法官对案件的审判思路,而是讲的法官在开庭时他希望律师怎么做……【原文链接】

陈兴良:四个案例告诉你“互殴与防卫”实务区分

互殴与防卫之间存在着对立关系:互殴可以否定防卫,而防卫则需要排除互殴。在双方互相的对打中,先动手的一方一般属于侵害方,后动手的一方属于防卫方。但是,后动手一方的反击行为,在具有事先斗殴意图的情况下可以否定其行为的防卫性。如果是即时的反击行为,则可以认定其行为具有防卫性。在预期的侵害场合,具有积极的加害意思则否定行为的防卫性。如果是事先准备工具,在受到他人侵害的情况下利用事先准备的工具实施反击行为,则应当认定其行为具有防卫性……【原文链接】

实践中如何认定“索贿”

如果行贿人没有谋取不正当利益,行贿人就不构成犯罪。这些特殊情形给侦查人员查办贿赂案件制造了较大的麻烦。正确认定索贿情节,对于行贿人是否触犯刑事法律,受贿人是否构成“索取型”受贿罪,具有重大意义……本文作者戴奎,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专业研究中国的反腐问题。【原文链接】

取保候审期间脱逃又投案的能否认定自首

关于取保候审期间潜逃又归案是否认定自首的问题,实践中各地认识不一,很多地方法院一律认定自首并适用了减轻处罚,检察院抗诉也未成功。刑事审判参考总第91期也刊登了观点争鸣的文章,《人民司法》上也刊登了相关文章,对先前不是自首的,取保期间潜逃又主动投案的,认为可以认定为自首。但关于该问题,2013年初,江苏省高院曾请示过最高法研究室,研究室的答复意见未公布过,因此对该问题,实践中争论一直未见消停……【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