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欢案:山东高院二审判决的严重瑕疵与分析(附:山东高院负责人就于欢故意伤害案答记者问)

此案从南方周末的报道,到今天山东高院的宣判,引发无数的关注。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务界,对于欢的行为是否有罪存在非常大的争议,虽然笔者是无罪派,对今天的结果其实也早有预料,但是作为一个法律人,我们更应关注法院判决的说理与论证……本文作者戴剑敏律师。【原文链接】

北京处级以上党政机关年底要配公职律师

5月22日,北京市委办市政府办日前发布的《关于推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实施方案》公布,其中提出,要在本市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国有企业分类推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还要积极畅通公职律师、公司律师与社会律师、法官、检察官之间的交流渠道……【原文链接】

周泽:也谈刑辩律师需要哪些专业技能

无论是叫刑事辩护,还是形势战斗,律师都是以辩护人名义在工作,都是在为当事人辩护,需要战斗的,就得去战斗;我们不能对当事人或委托人说:我是做刑事辩护的,不是做形势战斗的。我们发现,很多案件,刑事辩护都沦为了形式辩护,有些案件处理结果与辩护意见相去甚远,甚至做无罪辩护案件,被告人却被重判,结果辩护人还大谈自己的辩护技术,这是十分可悲的……【原文链接】

迟夙生律师在抚顺望花区法院开庭被法警架出晕倒,全国律协发函关注

记者从全国律协维权中心获悉,5月9日中午,全国律协维权中心收到黑龙江省律师协会请求协调辽宁省律师协会依法维护迟夙生律师合法权益申请,全国律协维权中心向辽宁省律协发出调查核实函,要求根据《律师协会维护律师执业权利规则(试行)》规定,及时了解情况,稳妥处置,切实保障律师依法执业权利……【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