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刑事案件庭审的坐席设置—“以审判为中心”背景下的必要改革

前段时间旁听了一次张青松律师的庭审,庭审精彩程度无需过多着墨,倒是庭审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张律师每次在发表辩护意见时,都不是正襟危坐,而是会将身子扭转九十度,面朝合议庭陈述观点。庭后,我和他聊到这个细节问题时,他轻描淡写地说:“我怕法官没在听我说什么。”这固然是一句玩笑话,但这一事实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却是深层次的……【原文链接】

认罪认罚从宽与律师参与

我今天想讨论的题目就是在认罪认罚制度实行之后,我们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案件办理当中的证明标准是否、能否做出改变,我主要从四个方面来讲……本文作者樊华中,西南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研究生。【原文链接】

刘方权: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新发展

我跟公安机关的朋友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公安机关一直在想,我们证据合法性的标准是合谁的法?他们自己想要制定一套证据规则或指引。我跟他们说,我们是不是要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中对证据审查判断标准来作为证据合法性的标准,还是说要有其他的标准?公安机关似乎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本文作者刘方权,福建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原文链接】

刘卫东:庭前、庭中、庭后的庭审实质化问题

大家都知道,庭前会议本来是要解决一些程序性的问题,为了听取意见、了解情况。但在司法实践中,这个庭前会议有点走样,把很多的非程序性的争议放在了庭前会议,尤其是涉及到一些厅局级以上干部的犯罪案件,把很多实体性问题在这里面解决了,而且在庭前会议的召开过程中,还经常有被告人不出席的现象,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应该予以纠正……本文作者刘卫东,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北京冠衡律师事务所主任。【原文链接】

宋英辉: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新发展

为什么要排除非法证据?这个学说依据有一个发展过程,最初的非法证据排除,实际上是为了保证证据的真实性,因为非法证据有可能是虚假的,需要排除。接下来就是人权的意识在增长,所以发展到第二阶段是人权保障,因为非法证据往往是通过侵犯人权获取的。再进一步发展就是程序违法。不仅因为它不真实,不仅因为它侵犯人权,主要是违反了法治原则,违反了法律规定的程序……【原文链接】

潘金贵:庭审实质化与刑事辩护

衡量一个国家法治水平的最重要标尺是其刑事诉讼法治化的程度,而其中最重要考量指标之一是辩护律师能否提供高水平的有效辩护。我希望并相信律师朋友们通过自身综合法律素养的提高,一定能够迎来自己刑事辩护事业的春天……本文作者潘金贵,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原文链接】

律师的刑事专业化道路

要走专业化道路也要具备一定的条件的,最基本的一个条件就是当地某类案件比较集中,有足够的市场,比如云南、广东的毒品案件案件比较集中,完全具备培养出专业毒品案件大律师的条件。而如果没有一定的市场,要走专业化的道路就会相当的困难,从这个角度说,三线城市、县级城市,目前还不具备走专业化道路的条件……本文作者张雨,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毒辩联盟副主席。【原文链接】

值班律师参与认罪认罚从宽案件 ——以讯问环节与交流方式为视角

笔者从某基层检察院得知,该院2017年上半年共适用认罪认罚142件151人,约占我院上半年起诉案件的50%,其中1件1人为简易程序,其他均适用速裁程序。所有适用认罪认罚制度的案件中均有值班律师。但是,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全部值班律师参与的方式与杭州市法援辩护与值班律师帮助主辅结合模式在律师参与、力度和效果上是有差异的……【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