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立新:《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的理解和运用

关于非法证据排除,之前已有大量法条规定。6月27日“两高三部”发布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是对之前规定的梳理、归纳,也是完善、升级。《规定》之外,还有《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司法文件、部门规章等规定,形成一个“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体系。因此,对《规定》的理解,应坚持体系解释、系统解释的方法,不能孤立地、机械地去理解和运用……【原文链接】

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的九大缺憾

除了亮点和进步,《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规定》也有不少败笔:有的相比之前已有的规定,有所倒退;有的本应该规定进去的内容,却没有作出规定;有的规定含义不明、语焉不详,实际执行中可能会出现偏差……本文作者毛立新,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毛立新律师:认罪认罚从宽程序应兼顾公正与效率,保证律师的有效参与

在中国刑事诉讼中,供述的自愿性问题,一直是个悬而未解的难题,仍然缺乏基本的保障。与之相关,认罪认罚的自愿性同样是个难题。试图以目前的值班律师制度,来保证认罪认罚的自愿性,前景有些灰暗。可以想象,难免会出现大量的强迫认罪、违心认罪、虚假认罪,甚至导致冤假错案……【原文链接】

毛立新:刑辩律师需要哪些专业技能?

近年来,我国刑事辩护专业化进程不断发展。有四个方面体现:一是专业刑事律所不断涌现。迄今为止,全国已有专业刑事律师事务所21家,并组成了“中国刑事律所联盟(LCLFC)。二是专业刑辩律师不断增多。只从事或者主要从事刑事业务的律师越来越多。三是专业分工不断细化。出现了专门或主要从事毒品犯罪、职务犯罪、危险驾驶犯罪等案件辩护的律师群体。四是专业培训如火如荼。商业性、公益性培训均很火爆,培训需求十分旺盛……【原文链接】

张青松:用专业拥抱刑辩之春

在二十年的法律工作为他赢得了刑事辩护的“京城四少”的美誉。二十年前他只身从山东小县城司法所挤入华灯璀璨的北京城。二十年后,他不仅是刘晓庆案、刘汉案的辩护人,更一手创办了全国首家只做刑事辩护的律师事务所——尚权律师事务所,他为中国的刑事辩护行业开辟了新的道路……【原文链接】

毛立新律师:每一场辩护都是绝处求生

今天主办方给我的演讲题目,是“如何在劣势条件下把握刑事辩护的机会与突破”。言下之意,是说刑辩律师有时侯还是处在“优势条件下”的。但实际上,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是处在“劣势条件下”。刑事辩护,常态是劣势下的逆袭,真正处于优势的情况,比较罕见。在此意义上,每一场辩护,都是绝处求生……【原文链接】

毛立新律师:聂案精神赔偿创历史,相关立法尚须突破

人死不能复生,虽然再多的赔偿,都无法唤醒不可重生的生命,难以抚平死者亲属所遭受的痛苦。但对国家而言,除了检讨司法避免冤错外,给予死者亲属以足额的赔偿,既是对死者和生者的一种告慰,也体现出对冤狱应有的态度和担当。可以相信,聂案赔偿虽创新高,但并不是终点……本文作者毛立新,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主任。【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