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辩律师张青松的坚持与梦想

10年前,张青松石破天惊地宣布,他成立了一家“只做刑事辩护”的律师事务所。彼时,中国的刑事辩护率非常低,尤其是律师云集的北京,其刑事辩护率尚不足10%。在这种情形下,张青松的举动无疑震惊了整个律师界,有人称好,也有人唱衰……本文作者李海洋。【原文链接】

徐雪芬,你僭越了律师之名!

有几个焦点值得关注,一是徐雪芬究竟何许人也?二是徐雪芬究竟发表了怎么样的言论引起法律界轩然大波?一段时间来徐雪芬都做了些什么?徐雪芬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在许多公共事件中发声,并常常与许多法律人士或执业律师观点明显相佐?甚至常常挑起警察与律师的激烈冲突?徐雪芬的言论究竟对促进中国法律人群体的互信与和谐起到正面的帮助作用,还是引起法律人各群体的撕裂?三是徐雪芬发表如此大量的言论,是否与她的职业、身份、地位相符?作为承担一定公共事务管理职能的法律援助律师或公职律师,其行为规范应当如何考量?……本文作者甘定中,北京市尚权(深圳)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诈骗犯罪处理中的刑民交叉问题

诈骗犯罪往往与经济纠纷交织互涉,刑事、民事诉讼往往交叉并行,应针对不同类型的刑民交叉案件采取不同的程序处理方式。当刑、民案件在法律事实上“竞合”时,原则上应“先刑后民”;当二者在法律事实上“牵连”时,原则上应“刑民并行”。对“刑民并行”时可能出现的主体冲突、涉案财物冲突、证据冲突、裁判冲突等,应在程序上予以协调解决……本文作者毛立新,尚权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辩护律师参与审查逮捕程序大有作为

谁说侦查阶段律师无所作为,只能会见?律师办理刑事案件,审查批捕阶段辩护又一重要利器,结合具体案情,严密关注是否具备社会危险性条件,积极递交不予逮捕意见,如检察院要求公安机关补充社会危险性相关证据而没有补充移送或者移送的证据不能认定嫌疑人符合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应当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由此可知,律师在审判前的辩护空间并不是传统观点所认为的无所作为,而是大有作为……本文作者张世金,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如何接待委托人

一个案件能否成功接受委托,我们永远都无法绕过一道坎,就是如何面对委托人,如何成功取得当事人的信任,并快速的建立委托关系?这是每一位律师,不管是资深律师,还是刚出道的律师都需要面对的问题。对如何接待委托人不同的人不同的意见和看法,我结合自己的体会和与其他人的交流,我进行一个归纳总结……本文作者陈国庆,北京尚权(深圳)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贪污贿赂罪解释后的两项重要建议

这一司法解释虽然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此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但任何一个法律或者规范的适用,不是颁布一项规范就万事大吉,还需要后续动作立即跟上。在我看来,主要有两点需要立即明确……本文作者尚伦生,甘肃省律师协会刑委会主任。【原文链接】

周光权教授解读最新《贪污贿赂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对贪污、受贿、行贿、挪用公款等犯罪的定罪标准、刑罚适用等问题作出了详尽规定,对于指导地方各级司法机关办案,统一法律适用标准,解决实务难题具有重要意义。我认为,这一解释准确实现了立法意图,从而为法治反腐打下了坚实基础……本文作者周光权,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原文链接】

高子程:新司解严格限制行贿从宽情节行贿受贿打击并重

2016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针对该司法解释,法制网记者采访了北京律师协会会长、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高子程,来听听高会长对该司法解释的看法……【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