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之先生九秩华诞庆贺文章之七:章诒和:成也不须矜,败也不须争

大律师张思之是个漂亮的人。官司打得漂亮,尽管老输,屡战屡败;人的样子漂亮,尽管八十有七,夏天小尖领紧身T恤衫,冬季白色羽绒短夹克;文章写得漂亮,单看他写的辩词,你就知道了: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冤枉者为之辩护,作伪者为之揭露。一位台湾知名律师形容其风范是“一朵含露的白玫瑰”。如此修辞,酷似形容美女,疑有不妥。其实,这话是本人说的,意思是自己要在泥泞的路上,始终“带着晶莹露珠”,“露出直挺尖刺”…… 【继续阅读】

田文昌:我与张思之先生相识的历史机缘

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前,我与张阿毛同学本不相识。我读高二,他读高三,不是一个年级。就是在我们先后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之后,才有缘相识并进而成为朋友。后来,在一次交谈中,阿毛告诉我说,他有一位堂兄,在北京,是一位很有名的律师,名字叫张思之……本文作者田文昌。【原文链接】

律师的什么主义

人世上可能再没有什么职业比律师更充满矛盾的了。这尤其表现在律师的职业责任方面的多重冲突。律师一方面要面对委托人,承担市场意义上的法律义务;一方面要面对国法,承担国家意义上的法律义务;另一方面要面对职业共同体,还要承担职业意义上的法律义务。在中外律师发展历史上,这三方面都曾分别被作为诠释律师职业性质的关键词……本文作者孙笑侠。【原文链接】

一本杂志的谢幕

孙国栋觉得挺对不起这些关心、支持《律师文摘》的学术顾问和忠实读者们。对很多人来说,《律师文摘》在很大程度上是他们法治理想的安放之处……本文作者武杰。【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