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雷:刑辩的艰辛(四)

时光已经进入2017,而我,也已经是一名“被停止执业一年的执业律师”。物是人非后,初心不改时。我争取做打不死的小强,决心继续把我的《刑辩的艰辛》系列写下去,向社会各界介绍刑辩律师遇到什么,心里想得又是什么……本文作者李金星律师。 【继续阅读】

斯伟江:要做光,照此土!

昨夜,和一大律师吃饭,谈到价值观,非常一致。我说,兄弟,问你一事,你以后会移民吗?他说,我在美6年,可以留美,带家人回国,是希望能回国建设这个国家。我说,你有这个心,我觉得多一分希望……本文作者斯伟江。 【继续阅读】

周泽:让每个刑辩律师摆脱真辩恐惧!

常识告诉我们,没有哪个律师想得罪法官。这些年出现的律师“死磕”现象,反映出一些律师对“形式司法”、对法庭及法官无视律师执业权利、司法不公的现实,已经忍无可忍。而被贴上“死磕律师”标签的律师们,在具体案件中所做的,只不过是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竭力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希望促进法庭公正司法而已……本文作者周泽。 【继续阅读】

美国联邦政府行政分支一览

有位读者提过一个有趣的问题:“隶属总统管辖的有哪些干部?”美国宪法赋予总统的权力很大,总统既是联邦政府行政分支的主脑,也是三军统帅。不过,由于州以及地方政府不属于联邦政府系统,因此,州政府、县政府等地方官员不属总统管辖,简单地说,就是总统可以领导内阁部长,但不能领导州长、县长……【原文链接】

司法建议书不是处罚律师的直接依据

三大诉讼法均对律师等诉讼参加人在庭审活动中的行为有明确规定。若存在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应该是由法院依法制裁,而不应该当事法院不作处理却发司法建议书让司法局处理律师。即使律师在庭审中有不当行为,诉讼法的规定也是要看情节轻重作出处理而不是动不动就停止执业,吊证等严厉处罚……本文作者@王才亮律师。【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