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律协,直选,首位刑辩会长

4月10日,为期两天的深圳市第十次律师代表大会在市委党校落下帷幕,直选产生了新一届律协工作团队,林昌炽为新任会长,也是广深圳两地首位刑辩出身的正会长,作为圈内人士,深知这一切来之不易,刑辩律师难入体制法眼早已成为大家的共识……【原文链接】

斯伟江:激愤杀死辱母者案,量刑过重,定罪亦可商榷

从南周的报道,结合及其他的新闻看,当时,本案的受害者等人,涉嫌非法拘禁罪,同时也涉嫌强制猥亵妇女罪,非法拘禁罪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聚众强制猥亵妇女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本案令人发指的是,在亲生儿子面前侮辱他的母亲,不用说,对一个血气方刚的年青人面前,对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面前,恐怕,都是一种极端的侮辱。极端侮辱带来极端救济,似乎也是正常,但判决似乎不完全这样认为……【原文链接】

山东“辱母杀人案”一审判决书全文

这两天,山东聊城的“辱母杀人案”被刷爆了屏。母亲被索债者当面凌辱,儿子情急之下刺死一人——最简单的描述,凸显的是此案引来舆论哗然的原因:当一个人或其近亲正在遭受难以忍受的凌辱时,奋起反抗造成一定后果,司法应该如何认定这一行为……【原文链接】

十大看点,带你读懂民法总则

从1986 年的民法通则到如今的民法总则,一字之变,背后却是立法理念、精神的变化和制度的创新发展。民法总则有哪些新亮点?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法律委副主任委员苏泽林、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王轶……【原文链接】

刑辩视角看《民法总则》

《民法总则》的通过是我国立法中的大事,虽然该法约束的是平等主体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但并非意味着该法与刑事诉讼无关。对刑事辩护律师而言,以下条文需要值得重点关注……本文作者王恩海。【原文链接】

从委屈到“有面儿”,执业20年的资深律师经历了什么?

我是1994年左右入行,最早在山东潍坊的一个县城里执业。那时全国律师不到一万人。当时百分之八九十老百姓都不知道律师是干啥的,尤其是年龄偏大的人。社会对于律师职业的认知还不够准确。记得1994年底,有位60多岁的工人竟然问我:“律师是不是法院的工作人员?”……本文作者杨培国,北京善士律师事务所主任。【原文链接】

邱兴隆:《黑日——一位法学博士生的狱中手记》的5篇未刊手稿

当时之所以没有将这些手稿收入《黑日》出版,是因为这些手稿的出版可能或此或彼地给这些好人带来不利影响。而现在,到了将这5篇手稿公开的时候了,既是为了表达对这些有恩于我的好学者、好法官、好律师与好记者的感恩,也是想让同为律师与记者却恶意扭曲他人的历史使尽侮辱诽谤之能事的某人们不只是相形汗颜,而且能受到良心的自责或者天谴……本文作者邱兴隆。【原文链接】

前公诉人杨斌:不要因为自己站不住,就认为所有人都跪着

作者按:翻出一篇2010年11月29日发表在检察内网论坛上的帖子,算是对今天热议的么宁辞职的一个回应。当时群里正在讨论各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篇回应的帖子也许可以简单地表达我对【公诉人的操守】的理解。谁说当年薄王如日中天之时,体制内只有阿谀赞美?当年的检察内网论坛,争论之激烈,言论之大胆,观点之鲜明,文采之斐然,让我感叹:体制荒废了多少人才啊……本文作者杨斌。【原文链接】

杨立新:我是怎样学习法律的?

真要说起我是怎样学习法律这个问题,还是有一点特色的。不过,知道中国这几十年历史的人,在听到我说的故事以后,会很感叹,认为有一点传奇色彩;不了解这段历史的人,在听了我的经历以后,会提出我是怎样混进法学界的疑问,因为学习法律基本上是没有这样的经历的……本文作者杨立新,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