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律师制度修改改什么,怎么改?

律师制度终于迎来了新一轮修改。从1980年8月26日律师暂行条例颁布算起,我国的律师制度走过了37个年头。这期间,律师制度经历了四次不同程度的修改,人数也已经突破30万,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建设法治国家的一支重要力量……【律师法修改应重点关注哪些问题】【律师法应回归行业组织法本位】【律师制度经历过哪四次修订】【第五次律师制度修改改什么,怎么改】

全国人大法工委:办案部门无权限制律师通信权

您在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当事人:“某某律师,我上次给您写的信您是否已经收到了?”律师(一脸茫然状):“啊?什么信?你什么时候给我写的信?我没有收到过你给我写的任何信件!”上述情形,小编已听我所律师多次提到,相信各位律师在执业的过程中也遭遇过类似的状况。在此,小编要欣喜的告诉大家,看守所再也无权以“办案需要”这一毫无说服力的理由来扣留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与辩护律师之间的来往信件……【原文链接】

常林:律师如何从公安鉴定中找辩点?

宏观层面,我们国家是公检法自己有鉴定机构,这个特色会带来自身的弊端,这样公检法人员不愿意去用别人的,都愿意用自己的。公安的鉴定机构,形式上无法独立。我以前也写文章说我们公安的法医很辛苦,因为他首先必须是警察,第二个身份是刑警,第三个身份才是法医。所以首先他要做好警察的要务,该值班值班,该站岗放哨就站岗放哨。然后才是做刑警,最后才是法医。这样的过程会出现很多问题……本文作者常林,证据科学研究院院长,证据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原文链接】

张保生:法治社会,应当“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

很多教材把证据作为逻辑法的起点,但是你不了解事实,很难了解证据,所以事实才是证据法的逻辑起点。很多法官、检察官觉得自己一个错案都没有办过,我说你是神仙,你不是人,如果你是人的话你就会办错案。我们法治社会,人权基本保障的情况下应当提倡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本文作者张保生,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院长。【原文链接】

一个字概括百万年薪律师的生活

作为一名律师,向“qian”看并不可耻,并且理所当然。我们辛辛苦苦读书、勤勤恳恳工作,并不只是为了拯救世界,也为了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只是并不是每个律师都拥有百万年薪,当一个百万律师也成了大多数人的目标。辣么,当一个年薪百万的律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原文链接】

如何做一个“失败”的律师?

如何做一个“失败”的律师?是的,你没有看错,小编也没有写错。无论你是老律师还是新律师,平时我们看的文章无一不是教你如何做好,那么这次,我们就来谈一谈如何做错。本文译自美国顶级律师事务所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著名合伙人Mark Herrmann的著作《坏脾气的法律执业指南》……【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