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所设计成这样,还想让我下班?

咖啡厅、按摩室、品茶间….越来越多的律所已经不再只是简单追求一个整洁实用、能会见客户的地方;怎么为律师们提供舒适、温暖乃至极致的办公体验,成了每个大所一致的追求。当律所的收入和影响力已经有目共睹之时,怎么让律师们工作得更快乐,成了一个上层建筑的问题。而以下这些律所,堪称典范;当然,不仅仅是这些律所哟……【原文链接】

律师收费谈判技巧十八招

近期,网上一直热议上海市发改委发布的《上海市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该办法将于2017年4月1日起执行),其中更有网友直接抛出“律师咨询收费最高每小时15000元”等话题。事实上,政府出台的收费标准虽然体现了律师的专业地位和社会责任,但并不代表律师可以完全收到该价位的律师费,具体情况还需具体分析。律师需要做的还应该是,如何使我们的服务和收费相匹配,努力提高专业素质的同时精进收费谈判技巧,从而提高专业价值……本文作者李兰兰,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法律人的恋人,和他们的爱情故事

霍姆斯大法官曾在题为《法律,我们的情人》的经典演讲中说过:“如果我们打算把法律当作我们的情人来谈论的话,在座的诸位知道,只能用持久的和孤寂的激情来追求她,只有当人们像对待神祉那样倾尽全部所能才得以赢得她……【原文链接】

律师不得不学的表达技能

做律师十多年,感觉有一项重要的技能——表达(Presentation)——贯穿整个职业生涯,而这项技能往往未被给予足够的重视。在我看来,原因可能很简单——很多人认为实质重于形式;只要律师给出的意见是正确的,一些形式上的东西不必太在意。而我十分不赞同这样的观点……本文作者何侃,君合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我们与世界顶尖律所的距离

衡量一家律所,有很多维度。比如,人数、办公室数量、获得的奖项等等。国际上最看重的是两个指标:PPP和PPL,即“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和“律师人均利润”。显然,一家律所如果只是人数很多,甚至营业收入也很高,而PPP、PPL不高,那只能说它很“大”,但不强……本文作者 倪伟,虹桥正瀚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30岁创办律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6年年底,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先后完成搬迁与合并,很多新老伙伴来到所里参观。大家总是忍不住忆起往昔,说到星瀚所初创时期的经历,不少人问我:30岁开一家律师事务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若是概括成四个字——说来话长……本文作者卫新,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律所如何走出专业化困境

长期以来,除了北上广深等经济发达地区以外,我国的律所及律师鲜有专业严格分工者。对于这种现状,客户由于没有得到专业的法律服务而不满意;律师由于工作劳碌、收入质量欠佳、总收入不高不稳,对自己也不满意;律所的业务收入总量逐年在提高,但主要是通过执业律师广种薄收的模式取得业务量的增加、以及执业律师人数的增加来实现的,业务收入的质量和人均产值并没有较好的提高,律所的管理者也不满意。法律服务不专业,相关各方都不满意。怎么办?……本文作者黄强光,广西同望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精英主宰律师行业的时代已经到来

中国的律师行业无论是创收,还是律所的管理水平、律所软硬件,都和欧美律所有很大差距,这与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身份是不匹配的。但我坚信这种差距会越来越小,中国律师业的发展空间是非常巨大的。律所的发展与业务空间和市场经济的发展、经济结构的变化正相关,从这个意义来讲,未来10年是中国律师业黄金十年,对此我坚信不移……本文作者贺倩明,建纬(深圳)律师事务所。【原文链接】

律师分三种,你属于哪一种

我把律师职业分为三种:工匠律师、营销律师和管理律师。这个划分是我在一次直播《互联网时代,年轻法律人的成长与困境》中提到过,之后就有很多朋友对这个划分很感兴趣,也跟我私下长聊过,朋友们认为我应该专门用一篇文章来谈谈这个划分。所以,就有了本期的文章……本文作者葛鹏起。【原文链接】

本科毕业四年,从律师助理到合伙人

2016年,对我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除了处理手头上正在经手的让人不敢有片刻松懈的案子,开始了在北京的学业,刚刚迈进27岁的我,还通过了团队的合伙人晋升考核,成为了团队里最年轻的的一位合伙人……本文作者李素,盈科牟晋军律师团队。【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