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钱到哪里去了

美国是一个3亿人口的国内消费市场,但美国从来就是一个主要依靠国内需求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中国有13亿人口,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但却年年内需不足,不得不靠外贸和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这不是怪事吗?……本文作者范棣。【原文链接】

刑讯逼供在中国为何顽固存在

如果没有一种对刑讯逼供稳定有效的追究制度,如果没有把确定一个人有罪的过程更多地置于公开的法庭之上,如果没有使确定一个人有罪的根据更多地依赖于质辩于法庭之上的“众证”和物证,那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这样一种列于《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的证据,仍然可能成为急于破案的办案人员诉诸刑求的目标。本文作者马少华 。【原文链接】

分析:看守所改革再度胎死腹中

2月15日,公安部官网转发新华社报道称,《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及相关改革方案已经中央审议通过,同时还公布了公安部负责人就有关情况答记者问的消息。尽管《意见》及相关改革方案全文并未披露,但纵观上述两篇颇具含金量的稿子,笔者注意到,备受关注的看守所管理体制改革只字未提。本文作者齐艺。【原文链接】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一桩体育届的陈年往事被翻了出来。著名报告文学作家赵瑜,独家向腾讯体育授权,解密了马俊仁长期强迫队员服用兴奋剂的内幕。在惊诧、愤怒之余,很多人表示要把马俊仁送进监狱,法律能治得了马俊仁吗?【原文链接】

台北十记

投票那天下午,我去敦南诚品。角落席地坐着一对男女,都是中年人了,相拥着,先生温柔地在小声读书上的故事给爱人听,是小王子。这座岛屿的「统治权」在四个月后要和平地转移到另一群人手上,没有血流成河,没有成王败寇,做决定就是这些看似胸无大志坐在地上看童话的人们。【原文链接】